新华瞭望——中国时事政经新闻资讯门户网

新华瞭望

  • 习近平同泰国总理巴育举行会谈
  • 习近平牵挂的“小苹果” 挑起农业现代化“金扁
  • 习近平会见巴基斯坦总理夏巴兹
  • 习近平同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举行会谈
  • 习近平主持党的二十大主席团举行第二次会议
  • 喜迎二十大丨北京:科技创新热潮涌动
  • 党的十九大以来公务员队伍建设工作综述
  • 我与总书记“同框”|好日子都是靠奋斗来的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学文化 >

丰家雷系列文化散文 ‖ 驴·驴头·罐子

时间:2022-11-29 12:16来源:本网讯 作者:丰家雷 点击:
驴驴头罐子 丰家雷 最近看了一则笑话:割驴头,砸罐子,尽管是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民间故事,但从中可以悟出不少道理。 早些年,在农村人们盛水的器具大多是用泥土烧制的陶罐子,

驴·驴头·罐子

丰家雷

       最近看了一则笑话:“割驴头,砸罐子”,尽管是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民间故事,但从中可以悟出不少道理。
       早些年,在农村人们盛水的器具大多是用泥土烧制的陶罐子,这种家什儿口小肚子大,两边儿的中上方还有罐鼻子,可以用绳子提着,方便从井里提水。
       这天,村里有户人家用罐子给驴饮水,开始水多,驴喝水正好,越喝水越少,驴头就开始往罐子里面伸,很不巧的是罐子卡在驴头上就拿不下来了。头被套在罐子里很不得劲,毛驴一个劲儿地摆头,想挣脱出来。一家人见状急得团团转。有人说:“赶快去找明白二大爷。”
       “明白二大爷”泛指在农村既明白事理又通晓世故的所谓明白人。在过去的农村,识字的人少,加上交通不便利,很多人没有出过远门,见识不多,所以村上有个识文断字、走南闯北的人,往往威望很高,名声很响。一旦有人遇到了事儿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找明白二大爷问问,让他帮着拿个主意。
       明白二大爷来到后,围着驴转了一圈,胸有成竹地说:“把驴头割下来,罐子不就拿下来了嘛!”这家人也不敢怠慢,操刀就把驴头割了下来,可是驴头却落在罐子里,还是拿不出来。又问明白二大爷该怎么办,明白二大爷骂道:“年轻人真是憨,拿块石头,把罐子砸碎,驴头不就拿出来了嘛!”大家慌忙去找了块石头,把罐子砸了,果然驴头就拿出来了。
       这个流传很广的“明白二大爷”的故事,虽然有很大的演义成分,但也折射出了一种思维方式和办事能力。特别是对于手中掌握一定权力的决策者来说,应该成为一种警示。
       高效率解决问题永远是职场的第一要务。当需要处理一件事情的时候,我们应该像孔夫子所说的那样“三思而后行。”把事情的前因后果、来龙去脉想清楚、弄明白,要统筹兼顾、综合平衡,然后再拿出切实可行的系统性方案去分步实施。
       这里面尤其需要注重“成本”意识,特别是对于掌握公权力的人,因为你手中的权力运用直接关系到公共资源的付出。工艺路线图不同,节奏不同,结果就不一样,效果就有可能差之千里。在我们身边就有人办了不少“为个虱子烧个棉袄”的蠢事。这种人“百事通,百事忙”,本来不是什么大事,却非要“高射炮打蚊子”,习惯于小题大做、节外生枝、画蛇添足,把大把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都用上,不计成本,不惜代价,不优化工作方案。最后的结果看似隆隆烈烈落实,实则浮皮潦草落空,有时还适得其反,老问题没解决,又增添了新矛盾。
       有的地方就出现过类似情况,为了抓安全生产,简单粗暴地将煤矿、化工等企业关停,结果产业链断裂,社会供求矛盾凸显,滋生出了新的问题,次生灾害反倒更加严重。“烧香引出鬼来”“按下葫芦浮起瓢”常常不幸言中。
       有种人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,只求对上、对外有个交代,好像是在“赌气”干工作,反正我煞有介事地安排了,我也采取措施了,我也全力以赴投入了,至于效果怎样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表面上高歌猛进,实际上早已弹尽粮绝。这其实就是一种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的做派,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。为了造根牙签,非要砍倒一片森林。老百姓对这种爱走极端的干部极为反感,典型的“将帅无能,累死三军。”
       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,领导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是要具备实战能力的,所以要多深入基层,多接触群众,凝聚众智,汇聚众力,在摸爬滚打中增长才干、积累经验,在实践历练中依靠勤勉而又系统的扎实工作掌握真本领。这个真本领不是纸上谈兵,更不是空中楼阁,而是因地制宜找到能够切实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提出的方案,拿出的措施能管用,能符合实际,能化解矛盾、消除障碍,能以最优的路线、最低的成本,取得最佳的效果。对上级的部署要求尤其不能不消化、不吸收、囫囵吞枣,“上下一般粗”,工作过程中只是机械地照搬照抄,上面“喊一句”,下面“应一声”,你怎么吆喝我就怎么办。表面看起来与上级保持高度一致,什么事情都不走样,但实际效果非常差,很容易出现水土不服、乃至南辕北辙的情况。更有甚者,为了迎合上级要求的鞋子大小,不惜把自己的脚丫子削掉一块儿。典型的没有困难制造困难,没有矛盾激化矛盾。
       真正聪明的人总是善于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,只有愚蠢的人才会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。
       由此看来,再也不能干“割驴头,砸罐子”这种可气又可怜的蠢事了!

作者简介:

  丰家雷,现任济宁学院党委副书记。现为济宁市作家协会会员。毕业于山东工业大学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,任职经历丰富,先后任共青团泗水县委书记,泗水县踅庄乡党委书记、泗张镇党委书记,泗水、嘉祥、邹城三县市区组织部部长,邹城市常务副市长兼任邹城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,济宁市发改委副主任,济宁市区域发展战略推进办公室主任,济宁市投资促进局党组书记、局长,济宁市国资委党委书记、主任,济宁学院党委副书记。酷爱写作,每每在工作之余提笔抒怀,笔耕不辍,尤善散文、评论,《早春的荠菜》、《“诗情”与“画意”》、《瓮》、《由张飞之死谈领导艺术》、《从“子不问马”与“穆公亡马”谈人本情怀》、《“一日一钱”与“五日京兆”之随想》、《说“窍”》、《泗水桃花节记忆》、《爱好与嗜好》、《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》、《桐花万里丹山路》等作品被频频发表在《山东文学》、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、《领导科学》、《农村青年》、《参花》、《大众日报》、《齐鲁晚报·青未了》、《山东国资》、《西江文艺》、《济宁日报》、《鲁艺》等报刊媒体。独立创作并结集出版文学专著《实践与思考》,印有《责任与荣誉》、《且行且珍惜》、《偶得》、《心迹》作品集。

(责任编辑:朱林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